四功五法

文/高美瑜(臺灣劇曲學院藝文中心行政助理)



四功
指的是「唱、唸、作、打」等四項基本功夫,也是京劇表演的四種藝術手段。「唱」是旋律的歌唱、「唸」是音樂性的口白、「做」指舞蹈化的形體與肢體表演、「打」為翻滾撲跌等武打技巧。

----------------------------------------------------------------------------------------------------------




主要為聲音的表現藝術,從前人們欣賞京劇不叫「看戲」而叫「聽戲」,主要是用聽覺來感受京劇人物透過聲音所傳達的情感和張力,因此知名京劇理論大師齊如山便說,京劇是門「有聲皆歌、無動不舞」的藝術。
京劇唱腔主要為「西皮」、「二黃」二種腔調。簡單的說,「西皮」的音樂調性較為開朗明亮,常用來敘事,表現輕快活潑或慷慨激昂的情緒;「二黃」則顯得內斂、哀怨許多,也可以說它是屬於比較感傷的曲調,它的節奏較平和、流暢、低沉,劇中人對某事有感而發時,通常便運用帶有傷感氣息的「二黃」來表現。

----------------------------------------------------------------------------------------------------------




京劇中另外有句內行話說「千斤道白四兩唱」,指的就是唱腔固然重要,但要把日常說話的語氣,轉化為如吟詩般講究音韻表現的京劇唸白,則需要更深更厚的功力。京劇的唸白可分為「韻白」、「京白」、「方言」等三種。

「韻白」:有時又叫「官話」,原自湖北中原一帶的語音,俗稱「湖廣音」或「中州韻」,是一種相當富有音樂性的說話方式,它和唱一樣必須講求抑、揚、頓、挫、和各種音韻,多為讀書人、身份地位較高或成熟穩重類的角色所運用,如老生、老旦、青衣、文淨。
「京白」:為生活化的語言,也就北京人平常使用的標準國語「京片子」。多半是貼近生活的市井小民,或太監公公一類角色所使用的語言。
「方言」:中國各省都有自己的方言,每種方言都有其特殊的俚語,很難用標準國語去翻譯,所以為了真實反映某些人物的語言智慧,或是表現鄉野村夫的「土氣」,有時便由「丑」行演員使用方言來製造特殊的效果。

----------------------------------------------------------------------------------------------------------




就是把在生活中會發生的一舉一動,經過藝術加工後,再透過演員受過專業訓練的表情、動作、功夫呈現給舞台下的觀眾。在虛擬寫意的原則下,京劇舞台少有真實的布景和道具,這時就只得「無中生有」,靠演員的靈活生動的肢體語言來帶領觀眾去感受演員所要表達的意境,也因此京劇表演者的「做」功便相形困難許多。如《拾玉鐲》中,孫玉嬌在門口做針線縫鞋子,手中沒針也沒線,卻也得有模有樣的表現出穿針、引線、打結、咬斷線頭的種種動作;或者是《烏盆記》中以燒盆為生的趙大夫妻,必須在空無一物的情形下空手晒盆,所以兩個演員得憑著腦海裡對生活中瓦盆的記憶,再空手比劃出瓦盆的和重量,無論是搬進還是搬出,可不能隨便變改大小,否則便失真了。

----------------------------------------------------------------------------------------------------------





武打功夫是京劇表演中相當重要的一環,「內行的看門道,外行的看熱鬧」,所謂看熱鬧的重點,便是令人血脈噴張的武打場面。為了製造各種險象環生的場景,京劇演員們從小就得接受嚴格的武打訓練,依照不同的武打類型,主要可分為「基本功」、「把子功」、「毯子功」。



基本功」:就是演員的基礎功夫,其中包含了舞台上表演所要用到的一切功法,所以京劇演員進劇校第一步就是要受「基本功」訓練,等到將戲中每一個「基本動作」都熟習了,才能像拼圖一樣,將它組合成一個完整京劇的程式化表演。


把子功」:在京劇中,我們將各類的兵器稱之為「刀槍把子」,因此學習如何武刀弄棍,或是徒手的對打招式,都是「把子功」的訓練重點。


毯子功」:是指一切高難度的翻滾功夫,由於翻打撲跌屬於較危險的功夫,因此練習時為了安全的考量,通常都會鋪上一層毯子,所以我們才稱這種功夫為「毯子功」。



----------------------------------------------------------------------------------------------------------

五法
為「手、眼、身、法、步」等五項表演重心。「手」指手勢,「眼」指眼神,「身」指身段,「步」指臺步,「法」指以上幾種技術程式的融合具體呈現。能將五法融會貫通,協調身體的每一部位,共同展現繁複的京劇表演藝術,才能算是一名稱職的京劇演員。





手是一切動作的根本,所有的動作都是由手開始,再去引領眼神、表情及步伐等其他的部位。每個行當在舞台上所使用的手勢動作不太一樣,但仍可簡單分為男性角色手勢及女性角色手勢二大類,各個行當再依照其表演的特性加以調整。
女性人物的指法稱為「蘭花指」,將手的中指向掌心彎曲與大拇指重疊掐住,無名指微彎,小拇指與食指直立,形成一朵蘭花似的形象;握拳方式稱為「蘭花掌」,將食指中指與大拇指相握,無名指及小指微微捲曲翹起如同花辮一樣;按掌方式稱為「蘭花掌」,只需將大拇指與中指指腹輕輕相疊即可。
男性人物的指法稱為「劍訣式」,將手大拇指扣住無名指跟小指,食指中指伸直併攏,如同寶劍一般。其他握拳及按掌方式和平常人並無不同。

----------------------------------------------------------------------------------------------------------




眼睛是靈魂之窗,演員在舞台上若想要有出色的演出、動人的表情,最重要的就是要靠眼神傳達。京劇表演有所謂的「亮相」,在那「啪」暫停的一瞬間,演員必須瞪大眼睛,同時一併利用眼神傳達出人物當時的心境,這是京劇演員在「眼」神表演上最基礎的要求。

----------------------------------------------------------------------------------------------------------




泛指在舞台上表現的一切身段動作,身段優美與否,關鍵在於演員控制肌肉和肢體運動的能力,戲曲表演講究「無動不舞」,無論是站、坐、倒、臥,均講求形體線條的美感,同時還需配合行當的表演特性、人物的情緒、身份、地位、性格等諸多元素,才能如實掌握身段表演的精髓。

----------------------------------------------------------------------------------------------------------




就是台步之意,用京劇的術語來說又稱之為「腳步」。如同前面所述「手勢」的重點一樣,每一個角色行當的有其不同行走特色。男性行當中的「生」和「淨」無論腳下穿著「厚底靴」或「薄底靴」,一般都是邁「方步」,即行走前腳跟併攏,腳尖打開成八字形,行走時腳尖朝著這個角度向外邁出去,落地時再回到行走前的狀態,如此直線向前;而「丑」角因為多扮演生活化的人物,只需將一般人的走路方式,改為依照腳跟→腳掌→腳尖的順序著地邁步即可。
而「旦」行的腳步則稱為「小碎步」或「蓮花步」,行走時上身保持平穩,腳依照腳跟→腳掌→腳尖的順序著地,一步連著一步雙腳都不分開,自然展現婀娜多姿的體態。

----------------------------------------------------------------------------------------------------------




就是方法,也是一切工夫的「驅動程式」,京劇有句行話說:「不怕練苦功、只怕苦練功!」意在告誡晚輩,學戲的人不怕練功吃苦,但就怕不懂方法埋頭苦練,日積月累不僅一事無成,還練了一身難以改掉的毛病,反而得不償失!因此不論開始練那一門功夫,確實掌握其中的方法與竅門,才是學習與訓練核心重點。

 

參考資料:
阿甲。《戲曲表演規律再探》。北京:中國戲劇出版社,1988年。
余漢東。《中國戲曲表演藝術辭典》。台北:國家出版社,2001年。

 

 

  互動園地   網站導覽   好康下載